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连长强暴的女知青
被连长强暴的女知青

被连长强暴的女知青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那是个崇拜加迷信的年代。

  婷婷这年高中毕业。她已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发育完全成熟。她集合了父母的全部优点,美的叫人不敢对视。

  再美,她也无法留在上海。和千百万的知识青年一样的命运,她卷起简陋的行李,来到云南西双版纳靠近边境的一个农场,和当地农民一起开垦荒山,种植橡胶树。不久她所在的农场成为XX军区XX生产建设兵团的一部分,大批现役军人开进到兵团,担任了由连长以上的全部正职干部。婷婷兴奋了好久,认为自己已经成为一个军人。尽管人们称之为准军人。

  可她永远不会想到,她的人格和人生会在这片美丽的地方遭到无情的蹂躏。

  不幸是从一天早上开始的。

  “嘀……嘀嘀……达达!”婷婷在第一声军号中便从睡梦中醒来,她以军人的速度和敏捷穿上短袖衬衣、蹬上长裤和蚂蝗套,戴上头灯,挎上胶刀筐,穿上解放鞋,跑出了茅草房。

  外面一盏又一盏晃动的头灯在晃动,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即使大亮,橡林高大的阴影也会挡着黎明,只有在阳光普照时橡林才会亮堂。他们每人有一片属于自己的林段,婷婷的五百株在橡林深处。每天这时候,婷婷都会害怕,因为有野猪在这里出没,她曾听说有个男知青被野猪一拱嘴就咬掉大腿半边肉。

  “哗,哗!”一阵声响。她哆哆嗦嗦地抬起头,紧紧攥住锋利无比的胶刀。

  “谁?”她使出全身力气高喊了一声,声音带着颤抖。

  “我,连长。”

  随着声音望去,她看见一团光亮,戴着头灯的连长在帮她割胶,她放心了。

  连长几乎天天出现在各个林段中,检查生产情况或帮助生手、慢手割胶。

  婷婷对连长印象很好。连长身材高大,相貌英俊,为人和气,听说还是全兵团的神枪手,她对他充满敬佩,现在又充满感激。因为这几天连长到她这来的时间特别多,使她可以比平时快一到两个小时割完胶。

  今天又是一样。她和连长把胶汁并在一处后,准备回去。

  连长说:“休息一会吧。”

  她点点头,跟在连长后面来到山顶处的一小块空地上。连长一上山就把挂在腰上的雨布铺开,自己坐下后,让婷婷坐在他的身边。

  “擦擦汗吧。”连长递过一条毛巾。

  婷婷接过来擦去额头的汗珠,挥舞毛巾驱赶了一下蚊子,又寻找着有无蚂蝗爬上来。这时她觉得有一只有力的手爬上她的脊背,似乎在帮她驱赶什么。她很感谢,侧脸冲连长笑笑。连长也在笑,眼中燃烧着一股她从未见到过的欲火。

  她不太明白连长为什么会这样笑。

  直到连长的手挪到她胸前,试图解开衬衣扣子时她才开始恍惚。

  和往常一样,婷婷今天依旧没有戴胸罩。一方面是因为西双版纳地区的炎热,更重要的是,她们被要求和当地的农民一样,“接受再教育”。

  婷婷的乳房比连长在军营附近见到过的那些农村姑娘的要白嫩和诱人得多。

  从家里带来的白“的确凉”衬衣,本身就呈现半透明状态,隐隐约约可看到粉色乳晕。干活时汗水浸湿衬衣,使得乳房轮廓更为明显,前端半个乳房就是不脱掉衬衣也看得清请楚楚。

  婷婷用手捂住衣襟,连长用手扳开她的手。她用力挣扎,连长不再温柔,朝她使劲抽了一个耳光。她被打懵了,不懂连长为什么要打她。

  接下来的事更让她不明白。连长飞快地脱下自己的衣裤,赤条条地站在婷婷面前,一手抓住她的头发,一手拿着自己的鸡吧,威严地命令道:“把口张开!

  ”

  婷婷第一次看到成熟男人的鸡吧,脸立刻羞得通红。没等她有任何想法,威严地命令又重复了一道:“把口张开!”紧接着,那只拿着鸡吧的手空出来,朝已有五个手掌印的脸上又是一巴掌!

  婷婷不想再挨巴掌,张开嘴。

  “张大点!”婷婷尽力张大。

  连长握住鸡吧,捅进她的口中。抓住她的头发的那只手,移到后脑使劲往自己的胯部一送,婷婷感到喉咙管被连长的鸡吧捅破了,差点闭过气去。她用双手抵住连长的大腿,想推开他。无论怎样用力都是白费。

  连长的鸡吧开始在她的口中抽送,正在她感到难受时,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他妈的!还是从上海来的,鸡吧都不会吃。”鸡吧在她的口中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粗,搅得她的眼泪和鼻涕都流了出来,此刻她觉得比死了还难受。

  鸡吧离开了她已失去知觉的嘴巴。她松了口气,以为结束了。没待她喘第二口气,连长双手抓住她的衣襟用力一扯,她那丰满而挺立的雪白乳房和鲜嫩的乳头即刻弹射出来。她下意识地用手抱住。

  “把手拿开!”声音依旧是威严的,而且威严得有些沙哑。婷婷不敢不拿开。

  婷婷被平摊在地上,仰面朝上。一个乳头被连长咬进了嘴里,一阵一阵的疼痛传来,她不得不求连长轻点。两个乳头被交替咬着,泪水顺着眼角不停流淌,流在头发上,再滴到连长带来的那块雨布上。

  连长叉开双腿把全身的重量都倾压在她下半身上。她扭动了一下,希望可以舒服一点。

  “怎么?发骚了?想要了?好!”一只手熟练地解开了婷婷的裤带,并把手伸进她双腿之间。婷婷顿时吓呆了。她知道连长要干什么,可她只能目瞪口呆,束手无策,她不敢呼叫。

  她心里压力太大了:连长的权势,红色的领章、红色的帽徽,充分显示出一种威严!在那个XX军的威信和地位处于巅峰的年代,说XX军半句坏话,就被扣上“毁我长城”的帽子,会以现行反革命论处!

  连长像打战一样,举起硬如刺刀的鸡吧,一下捅进婷婷的嫩穴,如猛兽吞食小动物一样疯狂地占有了婷婷。婷婷本能地抵抗了几下,但那样无力,几乎是眼睁睁地忍受着第一次被男人侵入肉体时的痛苦和伤痛。

  完事之后,连长抚摸着她,向她许了不少愿,入团、入党、提干等等。她一句没听进去,只掉泪。连长拍了拍身上粘着的泥土和碎叶,心满意足地站起来,收起了雨布,用树叶擦了擦自己的鸡吧,擦去留在上面的处女血痕和污物,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丢下婷婷扬长而去。

  失去贞操,对婷婷而言,她可能不会一辈子耿耿于怀,因为贞操并不值钱。

  值钱的是爱,可婷婷在失去贞操时得到的不敢声张的强暴却不是爱!

  连长又来找她,她拼死拒绝。连长这次倒没动粗。但第二天婷婷便被调到二十里外的一个小水库去管闸门,每天早去晚归。顶星星披月亮她不怕,她怕的是陪伴她的当地两个比连长更魁梧的壮汉,整天四只眼睛就只盯住她的胸部和档部。

  一星期后她屈服了,给了连长一个暗示。连长陪她看了一天水闸,在水闸边当着两个壮汉脱掉她的裤子,第二天她就被调回。

  此后,婷婷成了连长泄欲的工具。

  【完】